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qingqingxiahe65的博客

简单,是最大的快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【蓝齐儿原创】陌上,烟默  

2013-04-03 17:40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挚爱/ - 若昔 - 若昔

 

陌上,烟默

文字/蓝齐儿

 

“爱人,能爱我多久?”一瓣落红陨落脚旁,我弯腰捻起,叹花谢太快。

合于掌中,叩问天上流动的浮云:“都只说爱。可谁见花谢时我滴落的无奈?亲爱的,我的寂寞你造访过吗?”

梨花不忍尘覆窗棱,随风的衣角翩然而坐,在我伫立凝神的身侧,默默拂动欲闪不烁的细弱眸长。

 

寂寞,是一柄利剑。只喜横穿历史与现实抱拢的衾暖。致使安静属地亦会喧哗不宁。偶尔,寂寞亦会演变成抑郁的摇篮。旧时的朋友走了,小街的桃树枯了,玩伴大了,远离故土了。一个人月下,撑不起天堂的雨伞……你,来了。不问空旷寂雨何时了,不问雪花逍遥几时休,便擎着半片执着,半笺诗意雕为伞,在堤,在陌上,只说你的喜好,你的际遇,你的轻狂。你忘记看天外,雨,停没停;亦没瞧,季候檐下,是否有烟轻别离。

 

沙,埋没脚面时,海的温度撤离千尺。船,离了航标没?四月的细雨下着,我未有知觉。想着谁打马而过时丢下的一件青衫,旧了;想着,如烟的城下,池里的莲,枯落时,那遗落的花籽,被鱼儿顺着风的轮转载入何方。想着,这岸,缘何交错的肩臂,相撞亦没发出声响。谁骑着马儿走了,谁望着夕颜瘦了,谁描摹自己的身单哭了。默默地,岁月的香与涩,从左袖侵入,绕过心房,又默默地钻出右臂,虽成了倒影,却依然与烟柳周旋……一圈圈的印迹,渐渐稀少。乌篷船发出“呜呜”的长鸣。是香痕复又走失了吗?

 

寂寞浓时,便以懵懂抚摸老槐树的褶皱。掌,被不小心刮开了涌动的鲜明。上面,不知被谁早就盟誓过。闻着那飘起的味道,似昨天耳畔不绝的悄语。有些疼,幽幽婉婉滴落不堪的笺旁。以指尖的卷曲,勾起回忆。时有斑驳的诗行潜入视线。那是你的端盏抒怀吗?章节末尾,悻悻地就丢了追随的字样。更别提花前月下,捻香为阙,编织的那一篮诳语了。

 

时有人提醒:保重,快乐。寂寞的花都开了,开了许久亦未败。我,是寂寞天使。雨,淋湿我翅膀的时候,沉重早就不在话下了。长巷内外,窸窸窣窣。夜,亦在演变沸沸扬扬的心衰。我所有的思绪,被夜紧锁。玉指,在竹影枫鸣倒戈下,早就细成一脉止不住飘零的抖索。即使主观意识操控,却也难揭星愿绿圃。

 

岸那边,谁在吹箫?波花奔腾的谷底,谁在苍鹰羽下释怀而歌?雨燕归巢了,轻吟廊前。片片梨花落腕。不想细细揣摩这声线的曲曲弯弯,不想赶在季节的前沿挪动脚窝。远山于我,毕竟隔着那片海的宽。与海蓝相应的,是远山的呼唤。海蓝,墨染的故事,只是与我擦肩而过,然后流入银霄的缱绻。寂寞花语,我只耕耘心涧。

 

——“爱人,能爱我多久?”问此,稍显多余否?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